汉朝有个像包青天、海瑞这样的清官叫张释之,张释之都做过哪些事?

时间:2021-11-09
2021-05-05 17:04:19

张释之,字季,是南阳堵阳(今方城县东)人,其事迹主要在西汉文帝朝,以目光深远,明洞幽隐,秉公执法闻名当时。

一次,张释之以谒者仆射的身份随汉文帝到上林苑去视察,汉文帝一时兴起,问上林尉苑中禽兽在册情况。上林尉左顾右盼,不能回答汉文帝的业务提问,部属也不能回答。而有个老虎管理员却巧舌如簧,不但回答的头头是道,而且能够拓展回答。文帝认为原上林尉不称职,要张释之任命这个老虎管理员为上林尉。张释之认为文帝的做法欠妥,就给文帝讲:被皇上您称为忠厚长者的绛侯周勃和东阳侯张相如,曾经都是遇事不能对答的人,难道他们也不如这个问一答三的老虎管理员?秦朝时以文笔好坏选取官吏,结果选取的是只会耍笔杆子而不会干实事的人,他们隐瞒过错,使上面听不到不同意见,所以皇位传了二世就灭亡了。今天,皇上您要以口才好而越级提拔老虎管理员,这样下去恐怕天下臣民都会跟风仿效,仿学能说会道而不去做实事。而且,下面的人想讨好上面,就专看上面的脸色行事,有鉴于此,您今天的安排是不是应该认真考虑一下?”汉文帝听后,赞许了张释之,停止了对老虎管理员的任命。

由于张释之为官出色,没有过多久,就被提拔为中郎将。随汉文帝到霸陵视察,皇上手指新丰大道对身傍的慎夫人说:这就是去邯郸的道路,我就是从这条路上来长安的。说完,让慎夫人鼓瑟,他自己和瑟歌唱,回忆自己的少年岁月,感怀人生短促,很是悲伤。回过头对随从们说:哎呀!如果以北山的石头做椁,再用斩断的纻麻絮和陈漆混合粘涂在上面,一定是很稳定坚固的。随从们都高声附和。张释之却有不同的认识,他走上前说:如果椁里面有引起人们贪欲的东西,就是整体坚固如南山,也被认为有缝隙可乘;如果里面没有能够引起人们贪欲的东西,就是没有石椁,又有什么担心的呢?文帝听了,非常赞同。此后不久,就提拔张释之任九卿之一的廷尉职务,掌管天下刑狱。正是由于张释之担任这一职务,才在历史上留下有名的两宗案例。

其一,汉文帝出行过中渭桥,忽然有一个人从桥下跑出,惊吓了皇帝驾车的马。皇帝就命令抓住此人,交给廷尉究治。此人对张释之交待:他在路上走,忽然听说皇上驾到,就赶紧躲到桥下,过了好大一会儿,自以为皇帝已经过去了,便从桥下钻出,不想正与皇帝车驾相遇,急忙跑开,不料惊到皇帝御马。张释之认可了此人所供,便以此人“犯跸”定罪,按刑律应该课以罚金。同时,自己向汉文帝作了汇报。不料,文帝听后大怒,认为要不是御马性情柔和,换作他马,可能已经使自己受伤出事了,而你廷尉竟然就让他交个罚金了事?张释之也不退让,据理力争,说道:“朝廷法律是皇上和百姓应当共同遵守的。如果按照朝廷法律裁决,就应该是这样判定,如果因为你而加重处罚,就会让老百姓不相信法律。而且,你是皇帝,在出事的当时,你已经派人抓住了惊扰者,如果当时就处死,也就处死了,而你却派人把他送到廷尉处,廷尉是掌管天下刑狱的地方,要讲究公平判案,如果有所偏倾,天下各级执法比照着学,老百姓就失取了行为准则,还怎么做事?请陛下您明察此事。”汉文帝想了好长一段时间,抬头对张释之说:“你的判决是恰当的”。

其二,有人偷盗了汉高皇帝庙座前的玉环,文帝很生气,捕快把小偷促到后,交给廷尉治罪。按照朝廷法律:盗宗庙器物者,当街斩首。张释之便以此为据向文帝汇报判决情况。文帝听后大怒,认为人失去道德水准、胡作非为,就偷盗先帝庙中器物!我交给你们处治,是想让你们判他诛灭九族之罪,而你却给我讲依法这一套,这不能表明我对宗庙的恭敬承继之意!张释之理解皇上对祖宗的感情,但因人因事治罪不是他的为人标准,于是他卸下头上官帽,给皇上磕个头,然后平静地说:按法律判到这个程度,已经是上限了。况且在罪名相等的情况下,也要照顾到所犯程度的轻重。如果因为偷盗了高庙器物而灭族,那么要是无知的愚民在长陵挖取一捧土,陛下您又该在这个罪名上再加上什么呢?文帝也觉得张释之说的对,但事关宗庙,他自己还有些拿不定主意。就去请示太后,他们娘俩斟酌的结果,还是认为廷尉判决得当。

从以上四件事,可以看出张释之为人。而作为张释之在当时能够如上行事,确实也是冒着很大风险的。应该特别说明的是他遇到了汉文帝这个宽宏量大的皇帝,如果遇见的是他的儿子或孙子,则可能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个结果了。后来,汉文帝去世了,他的儿子刘启即位,就是汉景帝。因为当初景帝做太子时,张释之为公车令,对于违规乘车的刘启进行过阻止,并上奏文帝,“太子不下公门不敬”,后由薄太后出面才平息。现在刘启作了皇上,张释之很害怕,就称病不入朝。想辞职,又怕惹怒景帝被诛杀,后来听朋友王生的意见,照常去觐见景帝,景帝明里不怪他以往的作为,却明升暗降派他去做淮南王的相国。不久病死。而他的儿子张挚,官至大夫被免职。张挚认识到因家庭原因,不被当世所容,就终生再未出仕。

提问题